小辰君临天下

简单的人写简单的字

(all尤)混血01 小尤0919生日贺文



*私设一堆
*那些有关恶魔和天使的知识都是我自己乱编的,
有些是参考黑执事哦XD


文案:拥有一颗天使的外貌和心灵却像恶魔一样的蛊惑人心

01
黑暗无边的夜里,冷清的城堡传来了婴儿的哭声,随后唤起了城堡里所剩无几的人所有人的注意力

“老婆,幸苦你了“ 一位皮肤白皙得瘆人却掩盖不了他深邃好看的五官,头发酒红色的男人搂着美丽女人的肩膀,手里抱着刚出生的婴儿

“不幸苦,还好他健康的出生了“ 女人和男人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他们怀里抱的就是尤长靖—天使和恶魔的混血



尤长靖12岁的时候,在生日那天,当他跟朋友家人一同庆祝得热火朝天的当下,他感觉到背脊一阵阵的刺痛和灼热感,痛得他全身发抖,随着那种锥心的痛,他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他的后背长出了一双翅膀,右边是纯洁无暇的白色翅膀,上面还有三根羽毛是金黄色的。反之,左边的羽毛是暗黑色的羽毛参差着几根灰色羽毛

全部人都很担心只有尤长靖的母亲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还好那孩子没有失去他应有的力量

他展开翅膀后,因剧烈疼痛晕了过去

尤长靖的出生在魔界受人关注,魔界本就不适合天使居住。魔界的瘴气会屏蔽天使的治愈能量,所以天使是不适合在魔界生存的。可尤长靖的母亲,放弃了他的天堂,只为了他真心相爱的男人,厮守一生

恶魔的贵族和一位天使结婚,引起了魔王撒旦的不满。他虽然反对,但也不夺人所爱,他把尤长靖的父亲关在城堡里,夺去了他的至高荣耀和权利。尤长靖的出生,倒也没有引起撒旦的兴趣,反正他也不待见这个混血儿的出生

尤长靖天生的魔力比同龄的孩子们低了不少,可他的治愈能量却无人能敌。多数治愈系魔法在魔界里是有副作用的,比如受伤的地方会结下丑陋不堪的疤痕,或者治疗过程会疼痛无比。而尤长靖是能让坏死的皮肤组织重新修复,并且不会感到一丝疼痛,这让魔界里的人都大跌眼镜。

这是天使的力量,可能尤长靖身上流着恶魔的血,所以不被瘴气给感染和影响。而他的母亲,身体就不怎么好,一直都体弱多病,而他每隔两天都会为母亲治疗,母亲也会传授他关于他可以如何运用他的力量的知识。

在魔界里,有一双美丽高贵的黑色翅膀都是贵族,是贵族血液所遗传最明显的象征。

尤长靖在母亲的指导下学会如何运用母亲遗传给他的能量,帮助了不少受困的恶魔。这让魔界里的人都对他好感倍加。在魔界里,不像我们所认知的,每个都是心肠狠毒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他们有他们的规矩,绝不滥杀无辜。他们透过和人类签下契约,用时间和人类交换利益。他们帮人类完成他们的愿望,人类为他们献上灵魂作为食物。

恶魔的等级随着家族表现来判断,虽然尤长靖在魔界贡献良多,但碍于他身上始终流着天使的血液,用的是天使的力量。撒旦只能把荣耀赐予他的父亲。尤长靖在行政上,还是没有权利的。

可尤长靖完全不需要这些,他每天四处奔波为人医病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这些是他的使命,也是母亲希望看到的

就在某天,他在母亲送给她的《药魂》典籍上看到了许多他未曾见过的果实和草药。他随着书上所绘的地图,他用了两天时间才到达他的目的地,尤长靖在看清这里的风景后,张了张嘴表示惊叹,随后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那里是一片黑色森林,凉飕飕的风,飘着淡淡的香味,他也形容不出那是什么味道。 就连天空都是红粉色的,这快世外桃源非常隐蔽,没有地图指引的话肯定找不着

这块森林有很多奇花异草,还有很多他没看过的小动物,那些小动物看到他就跑。到了晚上,尤长靖无意间走到了一个被蔓藤缠绕的亭子里,里面有个小桌子,里面有一群萤火虫,像被训练过一般,围城一团形成一盏灯,尤长靖从来那个看过这种奇景,他睁大双眼看着外面都飘着萤火虫和黑色精灵,他们闪闪发光,一位小精灵穿着一身暗紫色的发光花裙,围着尤长靖唱歌,在他的带领下,一群精灵也飞了过来围绕着尤长靖唱歌,尤长靖一直在笑,笑得很开心,他问那些精灵: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叫尤长靖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精灵说这一些尤长靖听不懂的话,然后拉着尤长靖到花丛中一起跳舞,直到尤长靖躺在花丛中睡着了。

隔天早上,天空的颜色变了,草地的颜色也变了,天空是一片青蓝色,还有极光出现。而草地也变成了青蓝了,而不是紫黑色。尤长靖又被这里的突变惊艳到了。这里真的是一块奇迹地,下次也可以来这里玩。现在最重要的是找草药吧,他一直都在为母亲身受瘴气的磨难身体每况愈下而烦恼,从他懂事开始便拼命的研究药物。

当他在一像血一样的红色湖滩,寻找着药材时,他被躺在湖滩旁花丛里的人吓了一跳。差点没滑倒,他上了岸,慢慢地走向那个人。躺在花丛中的男子额头有一个三角形的尖角,嘴唇暗黑色的,眼皮下有一层暗紫色的黑眼圈。尤长靖蹲下身,为他把了把脉,用手睁开的的眼皮,查看他口腔一系列检查工作后,在他心脏上方,手臂,腹部的找到了血口,这些伤口都很深,现在血已经干涸了。尤长靖开始惊叹这个人的生命力,这个伤口应该有三四天了吧,伤得那么深竟然还能活着。他的心跳很微弱,尤长靖开始冒冷汗,他第一次遇到伤口那么深,气息如此薄弱的伤者

他开始用他的能量为眼前的男子治疗伤口,他观察着男生脸上的细微表情,眼前的男子应该18岁左右吧,看起来跟自己年龄差不了多少,五官深邃端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虽然脸上也有些许刮伤,但是个实打实的帅哥

他用了一个小时,他心脏部位的伤口才开始有了一点点好转的痕迹,尤长靖力不从心,休息一阵子后又开始为眼前伤得不轻的陌生男子治疗。尤长靖用力过度身体开始冒冷汗,再次探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他竟然死了,尤长靖急忙地拍拍他的脸:

“喂,你别死啊,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心脏上的伤口复原得差不多了,你还没报答我,请我吃东西啊!喂!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尤长靖对着他又打又骂,就是叫不醒眼前人。

尤长靖开始有些崩溃:“怎么这样?怎么就死了?我还没救活你啊……“









评论 ( 10 )
热度 ( 77 )

© 小辰君临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