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辰君临天下

简单的人写简单的字

Ref:rain (下)


长得俊HE,微all尤


去到了聚会现场,是在某个隐蔽的餐馆,对吃没有研究的是找不着这个地方的。这是尤长靖最喜欢的一家店,虽然装潢没有很漂亮,但食物的味道无可挑剔。

尤长靖一下车,一个一头红发的男生扑过来把自己抱个满怀。
“尤长靖,尤腻腻,我好想你!“

“饭沉沉!“尤长靖看清眼前人,嘴角忍不住上扬。这可是他中学时期小卖部同伴,一下课当班上的人还在刷题,两人却勾肩搭背往小卖部扫货。班上著名的两位吃货,臭名远扬,经常在班上偷吃,没少被抓包。

“你怎么瘦了?真的变成八十斤了“范丞丞始终搂着尤长靖的腰,对他上下其手,无视掉陈立农凌厉的目光

还一直用头顶蹭着尤长靖的脖子,搔他痒痒。

一辆车停在他们面前,气质甜美的女生踩着高跟鞋下了车,驾驶座上是带着墨镜的林彦俊

尤长靖看到了,本来开心得上扬的嘴角僵硬得不行。

那女生走向尤长靖,给了他一个熊抱:“小尤,姐姐我好想你哦“
尤长靖尴尬了,这女的,我该认识?

“诶长靖,你不记得了哦?这个是我们音乐社的学姐Rachael"陈立农看尤长靖一脸尴尬,帮忙解围

“尤长胖!你出了几年国连我都不记得了,我好伤心哦“说完还在他脸颊捏了两下,果然手感变差了。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Rachael 虽然有些伤感,但答应林彦俊的事情他没忘记

“咳……“林彦俊的咳嗽声和瞪眼让Rachael 慌忙地放开了尤长靖

果然过了几年占有欲还是那么强,刚才在车上林彦俊的表情从来没好过,看到尤长靖后更糟了……范丞丞搂着尤长靖亲亲我我,Rachael 看到林彦俊头上一股黑气


“跟你们介绍,我女朋友“ 林彦俊拉过Rachael 的手腕,一把揽进怀里。

Rachael 只能配合他,弱弱地回了句:“Hi……“
什么狗血剧情,他在心里给林彦俊翻了个大白眼

陈立农余光看到尤长靖盯着林彦俊搂着 Rachael 的手。尤长靖眼里的星星陨落了,黯然失色……
陈立农靠着身高优势站在他身后用一只手掌覆盖了着尤长靖湿润的双眼,遮住了尤长靖的视线,不想让他看到这样残忍的画面……

他知道长靖这次回来是冲着林彦俊的。所以,长靖我会当你的盾,帮你挡箭,我会保护你的

随后一拨人的到来才缓和了这个尴尬的画面,不少人揶揄林彦俊和Rachael 虽然心里有百万个不愿意但 Rachael 还是眉开眼笑收下了各位送来的祝福

不知情的人看着林彦俊和尤长靖坐在距离相隔遥远桌子的极端,就打趣道:“长靖跟彦俊不是最要好吗?怎么坐得那么远……“ 那人说到一半的话被林彦俊的眼神扼杀在了喉咙里

尤长靖灵魂出窍地吃着东西,食不知味,不受控制自虐般地往林彦俊那边望去。心想:多好啊,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他就算有再多的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陈立农和范丞丞,一个负责拔虾,一个负责夹菜给尤长靖。

林彦俊也一直“光明正大“地看着尤长靖,尤长靖时不时出神,时不时偷看他,时不时跟旁边两旁的黏胶打闹,嘴唇笑出心形。看着旁边两位护花使者,拔虾夹菜的……呵,男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为了报复尤长靖,林彦俊很卖力的做一位称职的男朋友,拔虾夹菜的给旁边的女人……

想到以前尤长靖的虾都是他拔的,尤长靖的水都是他倒的,尤长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只有他最清楚……
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本来想报复尤长靖,但自己真的演不下去了,好累……又好生气,怕自己前功尽弃忍不往前送那两人一拐,只能选择离开了

林彦俊一句:“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就牵着Rachael 匆匆忙忙地走了

尤长靖被林彦俊突然走了吓了一跳,看着他手里牵的人,心里的钝痛开始发作。
一双温暖的手又覆上了自己的双眸,遮住了自己的视线,他将陈立农的手移开,看着林彦俊和学姐离开的背影,掉下了眼泪

我会放下的,林彦俊

他对自己发誓

范丞丞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尤长靖他原来真的喜欢林彦俊,原来传闻都是真的,只是自己不愿相信


林彦俊突然发飙把 Rachael 拉走,让旁人一头雾水,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喂,怎么突然跑出来了“

“我忍不了了“

“蛤?说要演戏的是你,我才忍受不了了好吗?“

“太碍眼了,想送他们一拐“林彦俊火冒三丈

“别人喜欢他,他就没有自觉吗?Crazy, 还笑得傻傻的。别人喂他吃什么,他就吞什么,他是猪吗“林彦俊忍不住碎碎念

“哈哈哈哈哈,林彦俊我五年以来第一次看你这样多话。终于变回了我一开始认识的林彦俊“ Rachael 看林彦俊变正常了,开始担心起了尤长靖。不知道长靖他现在怎样……

尤长靖坐在陈立农的副驾驶望着前方出神,到家了都不知道,直到陈立农帮尤长靖把车门打开。

“长靖,我今天晚上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蛤?你说什莫“

“呃,我跟我妈说我今天跟朋友出去玩应该明天早上才回家了,我妈就没有帮我留门了诶“
陈立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眼角下垂的他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狗。

尤长靖看他这幅可怜样,忍不住逗他:“可是我也没有地方给你睡了,而且不是很方便……“

“那好吧,我去睡路边好了,晚安“说完转身就走

“农农,逗你玩的啦,快进来吧“

“长胖,你竟敢骗我哦“陈立农用手臂夹着尤长靖的脖子,惹得尤长靖求饶。

尤长靖的身高本来就只到陈立农的肩膀处,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刚刚好。


“你是要喂蚊子吼?进屋啦,都几岁了以为自己还小是不是“

“长靖我睡哪里啊?“陈立农进了屋子就满怀期待,能跟尤长靖单独相处最好还是同枕共眠

“睡厕所“尤长靖自顾自地开了一包零食,坐在电视机前面吃起来。

刚才聚会上,只顾着看林彦俊跟他女朋友互动亏待了自己的胃,跟陈立农瞎聊打闹后,肚子才开始感觉到饿。

“长靖……“陈立农温柔的声音伴随着他吃零食的声音

“怎么了?我不会让你睡厕所啦,我的床是双人床,一起睡吧“尤长靖以为陈立农担心今天的床位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啦“

“你跟彦俊还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人家都有女朋友了,反正从头到尾我也不是他的谁“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没关系啦,我已经看开了,是我一声不吭地离开,他恨我也是应该的“

“那你当年为什么离开台湾?“

“我跟家里人坦白了,我喜欢林彦俊,过后就很狗血地被绑回了马来西亚,经过几年挣扎,家里人想开了,我回来了。他却有女朋友了,农农我是不是很悲哀?“

“你没跟他说吗?“

“我这次回来是这样想的,可是他有女朋友了,说不说已经无所谓了“

陈立农伸手抱住了尤长靖,尤长靖没哭他却哭了,眼泪浸湿了尤长靖的颈窝

“喂,干嘛哦,我都没哭,你哭什么鬼“尤长靖拍拍陈立农的背

陈立农是帮尤长靖哭,尤长靖很厉害忍,厉害装,坚硬的外壳,可内心是软的。刚才见到林彦俊应该是痛到了极点他才会掉泪……

尤长靖帮陈立农擦眼泪,安慰他:“农农不哭哦“

说完唇上一热,陈立农把尤长靖压在沙发上狠狠地亲吻他,尤长靖一开始很是垂死挣扎,想挣脱陈立农的桎梏。最后脑里浮现出了林彦俊跟他女朋友的亲昵画面,不知是酒精驱使还是他头脑故障,他放弃挣扎开始享受了起来。他慢慢地回应陈立农的吻,显然陈立农被他吓到,停下了动作

他双手攀上陈立农的肩膀一脸坏笑,他调戏陈立农:
“农农,怎么停下来了,不想继续了吗?“说完双唇印了上去。

“长靖你是真心的吗?“陈立农虽然很爱尤长靖,但不想当代替品,他把尤长靖推开开始质问

“你觉得一个刚失恋的人能那么快走出来吗?“

“那你……“

“我推不开你,只好配合你了“

陈立农自知理亏,但还是很伤心,心痛得不得了

尤长靖摸了摸陈立农的头发,让他早点睡觉


既然林彦俊忘了他,他也没必要死心塌地了。当年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为了他出柜,天真的以为忍一时风平浪静,却见不到海阔天空

他知道陈立农喜欢他,范丞丞对他有兴趣,他一直都知道。做事如此圆滑的他,洞悉人心的他,也断定了林彦俊很爱他。并且自信的以为林彦俊会等他回来,可他错了

放纵地亲吻导致隔天两人双唇红肿,陈立农撒娇地把头埋在尤长靖的胸口

尤长靖还是笑着,可心里空空的,自己真的是对的吗?真的能做到说不爱就不爱了吗?

太爱了,所以我没有哭

之后他们时不时也一起出来聚会,全是陆定昊带的头。林彦俊还是带着他的女朋友,他发现林彦俊看到他的时候就会皱眉。自己就那么惹他讨厌吗?

以后的每个聚会,只要林彦俊有参加他都不去了,陈立农问的时候,他就会说:“反正他那么讨厌我,我就不去了,眼不见为净“

但陈立农不是这样想的,他觉得林彦俊还是很喜欢尤长靖的,不过他为什么会跟那个学姐交往就不得而知了。

当陆定昊的八卦嘴说:尤长靖和陈立农交往这件事后,林彦俊坐不住了。只能在心里骂尤长靖怎么那么笨,看不出自己是在做戏吗?每次看着自己一副要哭的样子却不求自己留下

他忘了尤长靖是不能经受刺激的人,你越刺激他他越退缩,本来就不勇敢,本来就在意别人的看法,向家里人出柜是他一生做过最叛逆的事

“尤长靖什么时候跟陈立农交往的?“林彦俊又来了,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人类该有的火焰又被浇灭了

“我哪里知道,长靖都没找我,也没人跟我说。都是因为你,我都失去长靖这位小可爱了“

“我现在去找他“说完就把Rachael 丢在聚会上

Rachael 尴尬的笑,并开始澄清

全部人听完故事后,如同吃了咸鸭蛋的嘴脸

“我的天,omg !!what?” 第一个发声的是小超人

“什么狗血剧情,这样烂的招数也只有林彦俊想得出来了“陆定昊忍不住吐槽

“要不要跟长靖说啊?我都快憋死了“Rachael 担心地看着众人

今天来聚会的人几乎都走得很早,剩下的全是熟人

“可这样不就等于拆散农农跟长靖吗?“小超人把每个人心中的刺都说了出来

“你们还真信了,农农和长靖没交往啦“陆定昊玩着手上的杯子

“蛤?!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都给你们搞糊涂了“ Rachael 心想怎么男生也这么多心机啊

“我说着玩的,你看林彦俊那家伙,演技烂到家,只会摆一张黑脸,也只有长靖会被骗,我不推他们一把,他们就完了“陆定昊一脸我比你们聪明的脸

众人:“……”

林彦俊到尤长靖家门口狂按门铃,已经睡下的尤长靖顶着鸟窝头,打着哈欠开门,看到了林彦俊后又马上关门。

现在是七月吗?见鬼了?阿弥陀佛耶稣阿拉 保佑我

“……“林彦俊看尤长靖看到自己像看到鬼一样的表情,黑色气场又涌上来了

“尤长靖,你给我开门“林彦俊命令道

尤长靖确定那人是货真价实的林彦俊后,才慢慢把门打开,做了个“请“的动作

尤长靖倒了杯水给林彦俊,隔着一段距离在他旁边坐下

“找我有什么事吗?不用陪女朋友?”尤长靖心很累,他都尽量避开了,他却自己找上门来

林彦俊一直看四周围,问他:“农农呢?“

原来是来找陈立农,怪不得……

“农农他傍晚的时候就走了“

林彦俊看尤长靖不痛不痒地跟自己讲话,还左一句农农右一句农农

农农这两个字从尤长靖嘴里念出来真的好刺耳

完全不知道林彦俊此刻脑力在想什么的尤长靖没心没肺地说:“我已经放下你了,也祝你幸福,五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

林彦俊忍受不了把尤长靖扑倒在沙发上,红着眼眶,双手无法控制力度只懂紧拴住尤长靖的手腕,用腿压制住尤长靖的下半身,让他无处可逃

“我说尤长靖,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笨,那么胆小,别人喜欢你,你就要喜欢他吗?就这么容易吗?“林彦俊脸很黑,很不好惹

“你在说什莫?我听不懂啦,你起来,痛死我了“尤长靖被人压的感觉很不好受,而且他手腕很痛

“我让你马上跟陈立农分手“林彦俊终于露出了制霸本性

“咦?什么?什么跟农农分手?“尤长靖被凶得摸不着边

“怎么?不愿意是吗?你手机拿来我跟他讲“

说完就在尤长靖身上搜手机,林彦俊往尤长靖身上一摸还发现他真的瘦了不少,又开始皱眉头了

拨打了陈立农的电话号码后,一阵浓浓的台湾腔调从手机那边传来:“诶,长靖,你怎么现在打电话给我哦?是我把东西掉在你那边吗?“

“……”

“长靖?长靖你怎么不说话,我现在去找你哦,你等我一下“陈立农担心尤长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有些焦虑

“不用了“林彦俊终于出声了

“彦俊?你怎么会拿着长靖的手机?“

“陈立农,尤长靖是我的,请你马上跟他分手“

“彦俊?我跟长靖?我跟长靖没有在交往啊……”

还没等陈立农说完林彦俊就挂手机了,陆定昊……耍我!!

在敷面膜的陆定昊打了喷嚏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红转白,白转黑的脸觉得好笑。同时又很生气地骂他:“你是不会说清楚哦!害我误会还打电话过去,有够白痴的“

“又我的错哦?不懂是谁一来就问农农在哪里……也没有问清楚“尤长靖冒着生命危险还是说了

林彦俊望着尤长靖良久后,放松身体整个人压在尤长靖身上,抱着他,在他耳边对他说:

“尤长靖,我没有跟 Rachael 交往,那天你去咖啡厅看见的是她约了我,他想告诉我你回来了。我原本想靠她来刺激你,你却朝我想象以外的方向发展,开始逃避了“

“林彦俊……对不起“

“那天,下着雨,我等不到你,你走了什么都没留下。我一个人像个傻子坐在那边等到晚上,却等不到你的人“

“我知道你回去马来西亚,也想过你回去的千百个原因,却想不通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

“尤长靖,我喜你成疾,石药无医”

“林彦俊,我也爱你”尤长靖红着眼眶,林彦俊把尤长靖扛起来放在床上,开始拼命索吻

尤长靖告诉了林彦俊来龙去脉后,心里舒畅了不少,随后还补了一句:“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小芙?“

林彦俊脸又黑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59 )

© 小辰君临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